一个无未来的病孩子,如同失忆了一般的记忆力,该如何是好

话说矫情

它就像一个导火索,把本来深埋在地下的东西破土而出,我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我是该愤怒还是该狠狠的发一场脾气,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恋旧过,有些东西,过了就过了,扔了就扔了,丢了就丢了,从没去悼念过,但是我承认在感情方面我确实是念旧的我自己都反感我自己,无论是友情,亲情还是爱情。我更想不通的是仅为一个大学生的我到底是哪儿来的那么多愁,我规规矩矩做人,老老实实做事,我知恩必报,我一直都在按着我心里那一份真理在行走。但是无论做什么我的眼前都好像是蒙了一层雾一样,渐渐的这雾越来越浓越来越浓,浓的我直接都已经不知道我接下来应该怎么走了。

初中毕业时的我内心是暗喜的,因为我可以离的父母远远的,不用再受他们的“奴役”和“眼角余光的扫描”,更重要的是我可以不用参加高考而直升大专,毕业就是大专文凭,在当初那个最最炎热的夏季就如同一滩冰冷的水在等着我向它看齐。

中专毕业时的我内心是纠结的的,因为我在期待着我的大学的同时也明白了我失去了什么。

大学在读的时候,也就是现在,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是苦涩的,因为我终于明白那三年的堕落让我得到了什么,那个东西叫做无知,我如同一个在森林里独居的人,突然被放到一个五花八门的世界里,这个时候耳边传来的所有声音汇聚在一起就俩字儿,它们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我纠结,我愤怒,我努力,我拼搏,可慢慢的我发现,连这些最最基本的情绪我都不曾有过,我只能在那个大大的城市里的最最狭小的角落里,后悔着,孤独着,无助着。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自己不擅长交际,尽管有时候范二会特别喜欢说话,但是沉默起来的自己确实可怕的,在那三年里我感触最深的东西叫做友情,它把我从最初的沉默,变成了话痨,它把我安静的生活搅得一团糟,或者说我就是做的,而在此时此刻我确实孤独的,并非外表而在乎内心。我猛然间发现我原来是一个自负的人,不在乎自己而在乎别人,三年或者准确来说将近四年的时间我都在学看人,而却忘记了自己也在被别人看,我试图用一种幽默而又生趣的方法让我周围的人开心起来,可是慢慢的我发现时间积攒下来的不是他们对我的好意,而是到了我每说一句无论对与错他们都会无条件反驳我的潜在性反应,我瞬间觉得自己好可悲,我做人貌似从来就没有成功过,所以此刻的我,估计除了孤独也没什么词语可以来形容了。

它就像一个导火索,把我原本打量熄灭的火焰燃的个轰轰烈烈,有的人开心,有的人漠视,有的人矫情。我就像一个无知的人,被那些有知的人不留情面狠狠的摔在了地底下,我怎么就那么可怜,呵~可笑之极


评论
热度 ( 1 )

© 陈默的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