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未来的病孩子,如同失忆了一般的记忆力,该如何是好

日夜随想(五月)

永远只会消遣别人的宽容的人,我并不觉得她们走多远,或者多有成就感,反而觉得此人难成大事,怎么就那么厚脸皮只知别人打扰了自己却不知自己深深的打扰了别人,怎么就那么大义凛然的来和我吵架,并继续对我(不,应该说对大家)进行着她不以为然地打扰,我在想是不是我们真的太仁慈了,仁慈到她傲娇,无语问苍天,上帝会替我惩罚她的,啊门~

电脑有那么高大上吗?无语,你以为我多稀奇这台借来的盗版电脑哟,放假那么多天,我们家那台联想就摆那儿除非来兴趣了,不然我连动都不想动,嚣张个鸟。

我这是在指责这个将我从睡梦中吵醒而不知悔改的人吗?可能是吧。啊门,我会改正的,因为我不能和她同流合污。

                                             (5月2日)

可不可以,为自己的行为付点责!!人生那么长,社会那么大,人心那么复杂,究竟多大的胆儿,这么嚣张,醉了,真心是…

                                             (5月6日)

她是将我们带到这个世界的那个人,世界各国对她的称呼发音几乎一模一样。很多时候她是我们背后的关怀与唠叨,也是我们曾经想摆脱的牵挂。她是我们容易忽视的等待,也会有一天是我们再也见不到的想念。越长大,离她越来越远,我们却一直常驻在她的心里。趁有生之年,对她好一点。--致我最亲爱的母亲

                                             (5月10日)

突然发现毕业这个词,没降临时,是一种对未来社会生活的期待,而当面临时,却是如同线团般缭乱的压力。

她们就要毕业了,不知为何,心里边儿很难过,前些天聊天的时候还口口声声的说着我不会哭,我不会哭,可慢慢的竟发现我是这么的不舍。她是我从小到大遇到的对我最好的人,妄论最初相识时的各种心思,如今交心交底的友情却早已深黯于心。多想抱抱她,然后哭着告诉她,我舍不得她,可是事实竟是我连见她的勇气都没有,怕会在她面前掉泪。好不容易云开见月明,却突然发现天竟又要黑我,无力到茫然。也许她不知道她给我带来了些什么,更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远比她想象中的要深,不单单只是一种是不是的关心,更是一种人在异乡为异客的陪伴,不知心语该于何人说…

有这么一天,我竟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了,再不是不想辩驳而是无力辩驳。就想不明白我怎么就那么多的感情用事,那么多的自以为是,有时候很累,真心累,能找一个交心的太难了,而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她却要走向更好的未来了。

人有时候做事能不能为自己负点责。在我的认知理论里,我所讨厌的任何事物都如同无物,也许有点滴懦弱的成分或者应该说是从小的习惯。我是一个有更强的个人主义色彩的人,别人能轻易说服我的外在,却不能说服我的内在,因为在一个没有事实的理论前面他人的解释都为零

                                               (5月6日)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手。

                                              (5月11日)

也许人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和自己相爱的人相依相守到老,在他们那个年代也有想我们一样的青春。时光,老了容颜,昨天恍如隔世,但有一天我们长大了,才发现他们已经老了,依然,相守相望

                                              (5月20日)

当老师跟我说:我骑小摩托送你回去的时候,我拖口而出的那句“我同学在外面等我呢”不单单老师怔住了,连我自己也怔住了,感觉心里面有中坚定的信念,无论你有多忙,永远都会有那么一群人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在等待着你,你从来就不是一个人,有时候感动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情,无论平时有多看对方不顺眼,闹得再僵,可还是不争气的扎堆。

回忆起初中时那种,每天晚自习踩着铃声跑出教室,生怕一出来,就没有那么一群人在等着我,没有人会发现我不在,而后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家,很多时候回忆起初中时的点滴,突然间会发现以前的苦涩,现在回忆起来竟是不会觉得难过,而是觉得自己太过单纯,有种傻乎乎的感觉,甚至想笑笑当初的自己

我从不喜欢碰触不属于我的东西,我问你一次,你不同意,那么我便不会再问第二次,解决问题的方法多的是,何必把面子丢在一个不值得的地方

                                              (5月21日)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深谋若谷,深交若水,深明大义,深悉小节,已然,静舒。善宽以怀,善感以恩,善博以浪,善精以业,这般,最佳。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怍于人,无惧于鬼,这样,人生。

        —— 丰子恺《不宠无惊过一生》

“ 别总因为迁就别人就委屈自己,这个世界没几个人值得你总弯腰 。弯腰的时间久了,只会让人习惯于你的低姿态,你的不重要 。”

              -- 凡是都有度,低调过度会被认为低能,好人过度会被认为贱人

                                             (5月21日)

敢不敢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点责!

敢不敢不那么装无辜!

真正委屈的是我,而我还一个字都还没说呢,气势汹汹一过来就劈头盖脸的把难听的话砸给我的可是你,你以为其他人都是瞎子,聋子?!我都把你当空气了,你怎么就那么不知羞,天气这么热,你不累啊!?

你讨厌的人,无论她在说什么,她在做什么在你看来都是那么的烦人,我在这个宿舍目前的地位貌似就是这样,可我怎么就那么不服气呢。向来我就遵守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凭心而论,有一句话说的确实没错,你对人家好,人家也不一定领情,何必捧着脸去拱人家的屁股呢~

                                               (5月21日)

我貌似被孤立了,在我不再处处为别人着想,别人惹我一分,我还别人十分之后,呵呵,真是可悲到不能自己,也许我早该这样,一味的容忍别人我貌似从来就没有得到过些什么。反倒是让她们养成了这种习惯。我不接受别人不明意图的白眼,也懒得去解释,累了,活好我自己,走好我自己该走的路就好。

我如此信任一个人,竟得到这样的下场,你说我还敢信吗?可悲的很吧

                                              (5月23日)

有时候人生就是不断的建立围墙然后不断的将它推翻,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就是让你又爱又恨的人,要么陌生要么熟稔,这样半死不活的是几个意思,从没期望过你们会有多么平心而论,但没想过你们连最基本的尊重和礼貌都没做到过,一句“对不起”都舍不得说的人们,我不期望他们能有多好,到底是我在改变,还是你们在改变或者说是我们一起在改变。不喜欢那些将你对她的好当做是理所应当并无尽浪费,从未珍惜过的人,算我眼辖,或者说是我的青春年少。五月的最后一天凌晨,我的心情非常不好,因为那些不知平心而论,不知礼貌的人,没有脑子和记忆的人,我竟无言到失眠。呵!我这可笑的青春

                                               (5月31日)


评论

© 陈默的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