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未来的病孩子,如同失忆了一般的记忆力,该如何是好

六月心情

原来我是一个只会说大道理的人,原来如此,或许我不应该说话,不应该存在,或者说不应该认识你们

有一种想要再次回到壳子里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的隐忍,退让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也许我该学会彻底闭嘴了,我在乎别人,保护别人有什么用,在一些不知道珍惜的人面前,你做什么别人都只会感觉到厌恶,那么你又何必自取其辱呢,我并非你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有的时候我比任何人都要脆弱,只是我不舍得表现出来而已,你把我想的太过坚硬了,我也会累,我也会疼,我也会无奈,我也会放弃一些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从不勉强那些不愿意的人,因为我想将来有一天我不愿意的时候别人也会像我待他们般,我从不去更正别人说认识的言我,因为我不屑和宁愿相信间接之言,却不舍得用心去探索别人真正内心的人相处,你累我更累,解释不如沉默

                                         (6月1日)

想给自己改名叫陈默

如果我的名字没有修改成功,那么,以后如果我有了孩子,儿子叫陈默,女儿便叫陈鱼

                                         (6月1日)

六一快乐!

人一生中快乐的日子,集中在童年。自由不顺从的阶段——没有限制,完全自由;尽情表现,想撒野就撒野,想无赖就无赖,不要评价,只思考如何开心。长大后,大部分人的羞愧、思念、愤怒、不安经常在夜里迸发,脆弱点儿的,甚至会无数次泪流满面,挣扎,并最终学会了一种方式,叫随遇而安。

其实我们不该这样随便对待生命,漫不经心会让我们越来越消极。我们可以是屌丝,我们可以是文艺青年,我们可以是愤青,我们可以是身无分文的路人甲乙丙丁,但是我们要有血性。

长大的过程中,我们丢掉了很多,但是希望大家保留住裂开嘴笑的心情。

                                        (6月1日)

做人最好状态是懂得尊重,不管他人闲事,也不晒自己优越,更不秀恩爱。你越成长越懂得内敛自持。这世界并非你一人存在。做人静默、不说人坏话做好自己即可。不求深刻,只求简单。你活着不是只为讨他人喜欢,也不是为了炫耀你拥有的,没人在乎,更多人在看笑话。你变得优秀,你身边的环境也会优化。

                                        (6月3日)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在等谁,但没关系,只要我知道是你,就好。

                                        (6月3日)

原谅我归属感较强,不是很喜欢当炮灰,不是我的东西我不随便触摸,不是我的事情我不随便出头。让我当了那么多年的炮灰,要懂得适可而止知道吗,有些事情过了就过了,我不提并不代表我无知。装死谁不会啊,不要脸谁不会,不值得的人,我凭什么要为你而做。看透了也就不在乎了。原谅我大道理太多,怕你们听不懂不算还嫌烦,我有自知之明,所以我选择闭嘴,两全了不是吗?!

自作多情这种事情我再也不会做了,所以你们放心当炮灰,没有指向性的目标,没有人会去做,除非有利益关系,不然做来干嘛

越长大越舍不得开口向父母要钱,因为懂得了这钱来之不易,每次打电话要生活费都羞愧到不行。只能暗暗在心里发誓,将来有一天我会让他们过好。

突然发现我这个人有弹性心里,你跟我说什么除非是我所能接受的概念,不然我会自己去探索正误,正确的我会接受并改正,错误的我会打心眼里产生一种排斥

                                         (6月4日)

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往回缩,体重和身高都在下降

                                         (6月5日)

时隔多年我在那里依旧没有立足之地

                                         (6月6日)

今天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高三党们决定命运的日子,可是我的心情却非常不好,我不明白换位思考对于她而言到底有多难?!并不是我认为我就没有错,是,我不应该用湿扫把来扫地,但是我不能接受的是那只狠狠的把我扶她起来的双手挥开的那股力道,你们以为我厚脸皮到坚不可摧。很多时候我觉得难过甚至不想说话只是因为别人欠缺了我那么一句对不起,虽然我也很想自己不要这么的强迫自己,但是我不想连我做人的准则都没有。你以为你有多伟大,我有多落魄。第一,我不做我不想做的事情,第二,我不做违背我准则的事情,虽然这个准则的实行标准还有待提高,我做事的方式有时也确有不妥。

我接受别人给予我的,无论好坏的评价,但是,我依旧相信我的第一感觉,我让你们评价只是想你们给我的感觉一个确切的答案,并非是你给了意见我就一定得照搬,我有我的思想,我不想我的想法里,有百分之六十都是别人的。

时隔多年我依旧融不进去,感觉自己说话都的小心翼翼的,我并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学生而光荣,相当我很羡慕他们可以赚钱养家,但是貌似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他们都只会认为我看不起他们。我努力的克服着我内心对以往的恐惧,我努力的用我现在的处事方式想改变他们内心对我的看法,我认为同学朋友之间是真的有事儿说事儿,我不想说句话还要思量些许再和你们交流,但是现在我确实是一直在用着这个应该用在我的学生,我的客户,甚至陌生人身上的东西来和你们相处,我现在看着那个因为没有我而变得更加热闹的群组,我突然发现我和他们真的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我只能看着那个热闹的地方黯然伤神,仿佛我这个人出生就带着些灭火的气息,无论别人玩儿的有多嗨,我一加入,那火就灭了,是我真的不受欢迎还是卧这人天生就是灭火器的性格。

经过昨天和家人的对话,我想我是真的应该确定我该努力了,我不想我未来的人生就这样默默无为的活下去,我想让他们,让我自己都过的好些。我想我该拼了,路是自己闯出来的,管别人干嘛,我的人生不该是我自己来做主的吗!每天浑浑噩噩的,我得到了些什么,什么都没有得到,每天在乎别人的感受,我得到了些什么,什么都没有得到,每天只知道睡觉,我得到了些什么,什么都没有得到,那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奋斗,羡慕别人的财富,不如自己去创造财富。羡慕顶屁用,白日做梦,你就是一傻缺。靠别人干嘛,靠自己才是王道。

                                        (6月7日)

每当我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我连话都不想说,看都不想看,但是,现在的我却在努力的克服自己的内心原始定律,我强迫自己去微笑着面对,我说讨厌的任何人,抬起胸脯去直视那些我说讨厌的人。强迫自己站在台上,中自己的光辉来照亮自己的人生。

不去努力你怎么知道自己有多牛逼,总之,我记住这句话了

                                        (6月7日)

我的大道理,只适合留给我自己听,浪费那么多口舌,他们却只知道我在说大道理,竟没有人真正听懂,我想要传达的意思。我只是想让我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个白痴,我要不断的向上攀爬,抵达我想抵达的地方,无论任何代价

                                         (6月7日)

我的舌头是把刀子

                                        (6月9日)

每个人都身怀天赋,但如果用会不会爬树的能力来评判一只鱼,它会终其一生以为自己愚蠢。——爱因斯坦

                                        (6月10日)

一个人要赢得另一个人很容易,那就是学会着吃亏。孩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喜欢爱占便宜的人,但所有人都喜欢爱吃亏的人。你想着吃亏的时候,就会赢得别人;那个懂得以更大的吃亏方式来回报你的人,是你赢得的朋友。——马德《一个父亲的箴言》

                                        (6月11日)

“今天我下山的时候,突然间领悟到,人原来是生活在现在和过去的交替之中,到底谁先、谁后,根本没有分别,我已经跟你说过,我爱你,对我来说,是未来的事,”既然我知道我未来会爱你,为什么我现在不能多爱你一点呢?”——诸葛亮(梁朝伟饰)。早安。

                                         (6月11日)

被窝很舒服起床困难,那就放下手机早点睡。书堆得多不知看哪本,那就拿起最经典的。说走就走的旅行下不了决心,那就先学会欣赏身边美景。如果不曾开始,永远不会抵达。别忘了答应自己的事,别忘记想去的地方。

                                        (6月11日)

命理这种东西貌似真的和我无缘,从没有人算过我的命,我自己也没注意过,于我而言,幸福时可白头到老,难欸时早死早脱身,随遇而安吧

                                        (6月11日)

总有种自己精神错乱的感觉,在考虑是否应该找个巫师来帮我招招魂,好让我过的对得起自己一些

                                         (6月11日)

最不能理解的是,明明是你做了错事,却还要光明正大的说着你委屈,作为的主人,我理所应当的问你一句,东西去哪儿了,你好好儿找找。我可以微笑着去接受那些知错能改的人,却无法接受无理取闹甩脸色给我看的人。人要是没有底线就不叫人了,你是我也是

                                        (6月11日)

一生当中,最不能原谅的事情有两种,一是没有任何诚意的道歉,二是不明真相的争论

                                        (6月12日)

我教会了他们怎样去面对光明,却把我自己遗失在了黑暗之中,我告诉自己这是我在长大,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我的梦境了,可最终我连事实都以经分不清了

                                       (6月12日)

“生活中总会有伤害你的人,千万别生气,生气是拿别人错误来惩罚自己。我们常感到世态炎凉,常被人利用又被践踏,常有人粉面含春威不露,讨好你又出卖你。所以,记住这句话:无论飞蛾扑火的热情,还是隔岸观火的冷落,都把它当做是生活中的一种体验。别憋气,开心点。”--分享,诫勉

                                       (6月14日)

心里有些堵堵的,并不是你大方的原谅别人对你做的一切,别人就会望而却步,你放下有何用,最终还不是被别人的几句话轻易伤害。你难过别人知道吗?你累别人知道吗?你心情不好别人知道吗?我的大学真的要活的那么累吗?可笑至极。你们不想看别人的眼光你以为我想吗?感觉自己已经不是高傲而是孤傲,孤独得只剩下自己而已。在我的心房最容易打开的时候,别人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便将它关上了,在我心房关闭的时候,别人却又在议论,这门怎么那么难开,那么我想问,我是小狗吗?你挥挥手,我就得朝你走去

有时候不得不怀疑自己的人生观是否正确,似乎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她们一直在反驳,将我打击得一语不发。而我认为错误的事情她们却一直认为是正确的。这时候我是不是真的该沉默

没说一句话我都会在心里琢磨半天,而后吐纳,我在想我这样说她会不会觉得不舒服,会不会惹她生气,会不会…………可事实证明尽管如此,我说的话对她们而言还是如同刀剑,可笑的是我自己真的没有这样的自觉过

心里无数的话语急需吐纳,可最终却半字不通,只能放弃,累这种事情放在心里就好了,放在脸上或许心里也会受伤,人生就是如此,累,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表现出来

                                         (6月23日)

昨天下午,一个奇怪的梦,一个心理上极度可怕的梦。有时候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精神分裂

                                         (6月23日)

我这辈子活的有多累,我的大学就已经无味杂陈

                                         (6月23日)

讨厌这种人,不经过我的同意就随便动我的东西的人,特别是我本来就已经特别讨厌了的人

讨厌这种人,我貌似就是它最大的乐趣,无时无刻不在挑逗,好像我脾气很好的样子

讨厌这种人,我和你保持距离,麻烦不要靠近我一米以内,我有呼吸洁癖

讨厌这种人,没有任何风趣的透露自己的高大

讨厌这种人,自己的心情好坏,一定要传染给所有的人,比流感还可怕的东西

讨厌这种人,明明很讨厌还要来明面上和你亲密无比,私底下把你往死里整

讨厌这种人,明明自己的错,却一直在指责别人,就是不反省自己的错

讨厌这种人,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硬是要塞给别人

讨厌这种人,在我保持沉默的时候,语气超差的和我进行无味交谈

讨厌这种人,选择困难症,做什么都在看别人的眼色做选择,你的人生,你自己看为什么一定要看着别人的眼睛看事

讨厌这种人,无论你对它有多好,它永远觉得它才是付出的那一方

讨厌这种人,我需要帮忙的时候拼命往后缩,你需要帮忙时不好意思我需要估下这件事情的价值

讨厌这种人,高傲到不可一世的人

讨厌这种人,空口说白话

                                         (6月23日)

一个人的意见叫做意见,几个人的意见叫做交流,一群人的意见叫做舆论,所有人的意见叫做孤独。妄论事实的正误,他们永远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胜过自己的思维能力。像个白痴一样被别有用心的人类玩耍于手掌之间,木偶你当的很开心不是吗?那就继续吧,我要是再可怜你们我就是狗,不,连狗都不如

想不通的是,我所说的话真的比刀子还犀利吗,那么你们的话语对我而言又意味着些什么呢,不知你们可曾认真思考过,应该没有吧,我可是承蒙教诲,一直在反复斟酌每一个从我的嘴巴里蹦出来的词汇,生怕把你们给杀了,这种不偿命的杀人方式,不就是语言暴力吗


总有一天这个叫做“嫉妒”的词汇会充满你整个的身心,这种比任何自杀工具还恐怖的东西,哪怕一次我都不想见到


对自己说的话:哪怕只有那么一秒的时间,我都不希望你身体的某一部分里流淌着一种叫做“嫉妒”的东西,那比恶魔还要恐怖的东西,就像淤泥一样可怕,进去就出不来了,所以千万不要

                                          (6月23日)

“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看见》柴静

                                          (6月28日)

有点儿心酸加心塞,这么长时间以来又一次因为一些可能无心的话语而感到受伤。从小到大从未向你们提出过任何无理的要求,却原来在你们眼里我提出的所有都叫做无理。家,这个东西,于我而言,就想一个牢笼,把我牢牢的锁着。每走一步都像是一座重比千斤的大山在压着我前行,想把它放下却又舍不得,想离开却又离不开

                                          (6月28日)


评论

© 陈默的博 | Powered by LOFTER